扫一扫,微信公众号

桃花源里觅童年

发布时间:2018-10-09 11:18:40     作者:张道贤     信息来源:常德晚报

  •     秋天的雨,淅淅沥沥。像儿时浪漫而绵长的记忆,令人回味。穿过悠长的岁月,我看到了幼年时的自己,瘦瘦小小,穿着棉布衣裳,扎着羊角辫,整日在山间、田野、溪边晃来晃去。饿了,去地里刨个红薯,香甜可口;渴了,掬一捧溪水来喝,清冽甘甜;闷了,扯开喉咙唱一曲,山谷回响……

        那时候的日头啊,特别特别长,日落很慢,长大很遥远。

        我还记得,那头漂亮又倔强的小母牛。它浑身金黄,眼如铜铃。初见它,它很骄傲的样子,牛尾甩来甩去,像长发披肩的冰山美人,叫人不敢接近。农耕时节,它由父母亲自喂养。农闲时节,多半归我或弟弟管。弟弟调皮,总想骑牛前行。这牛平日性格温顺,但十分不愿意被人骑。有一次,发了一大通脾气,一路狂奔不知所踪。父母寻了很久很久,才在很远的山头找到它。被发现时,它眼神里透着疲惫。父亲摸摸它的头,它就无怨无悔地跟着回家了……

        我还记得,那片稻草堆边,伙伴们捉迷藏的情景。秋季,正是稻谷丰收的季节。乡亲们以种植水稻为主,所以秋日的农田里到处可见压弯了腰的稻穗和同样弯着腰的割稻人,还能听见此起彼伏的“唔——唔——唔”的打谷机声音。若是雨天,大人们就会戴着竹织的大斗笠,身披厚重的蓑衣,赤脚或穿着长靴踩在田里。大人们常唤小孩帮忙,但孩子们多数不愿意参与割稻,反而对踩打谷机有兴趣。那些踩打谷机的孩子常常满脸得意,手上不停翻动着稻穗,仿佛在宣告自己已经成人。只是他们不知,那些稻穗多半会被父母重新打上一遍——因为长辈们不愿意遗漏任何一粒用汗水换来的粮食。

        大人们忙着将稻谷和打谷机运回家时,小孩又有了一项新任务——捆稻草。孩子们将田里的稻草集拢,取一两根结实的稻穗就势缠绕,把它们一束束地捆扎起来。系好了的稻草站立着,与孩子们差不多高。给稻草装上四肢,绑件衣棠或布条,做成稻草人,就能迎风摇摆,看守阵地——让鸡鸭们不敢在田地里造次。待稻草干些了,再将它们高高叠起,在稻草垛里捉迷藏,曾是我和小伙伴们最爱玩的游戏。晒干的稻草还大有用处呢,不仅是上好的点火燃料,还是猪牛鸡羊们喜爱的床垫被窝。

        我还记得,清澈的小溪,见证了新嫁娘的幸福。村子里,有一条流经山涧、哺育万物的小溪。女人们在这里取水、洗衣。溪水两旁的山上、树荫里,有正在砍柴、挑水或锄地的男人。男人与女人隔溪相对,总不忘扯起喉咙对对歌、调调情。终有一天,彼此钟情的男女会欢天喜地地成亲。那是全村人的节日。男女老少盛装出门,迎亲成员喜笑颜开,捧着精致的聘礼;送亲队伍衣着靓丽,抬着丰厚的嫁妆。女方的声声哭嫁中,帅气的新郎骑着高头大马或坐着装扮一新的船而来。美丽的新娘身着凤冠霞帔,顶着红盖头,迈着莲花步,欲迎还羞,与迎接她的新郎十指紧扣、四目相对,开启他们幸福的人生旅程……

        我沉浸在这热闹的氛围里,忽然——音乐戛然而止,灯光全部熄灭,脚下的溪水回到了2018年……呵,原来,我不过是在秦人洞里打了一个盹,误入了桃花源!谁料:洞中方一日,世上已数年!而今的我,渐入中年。我的老家,已回不去。旧时的老屋,早已不复存在。幼年的伙伴,早已天各一方。那个回不去的地方,叫故乡。

        感谢桃花源,慰藉了我思乡的心。想家的时候,想念童年的时候,我还会再来。

        因为,心灵的故乡,就在桃花源。

     

相关文章

    无相关信息